→ 最新地址,一如既往。

不复艺术,复人性

2019-05-03 . 阅读: 744 views

文/邹近夫

4月15日晚,巴黎圣母院失火。

这个位于塞纳河畔,有着八百多年历史的哥特式建筑,一夜之间化为乌有,这大抵是二十一世纪以来人类文明最大的灾难,没有之一。

我回放过当时火光冲天的新闻,一遍遍地看,我也上网搜查过资料,反复证实这不是空穴来风,也不是胡编乱造的谣言,才终于接受了这个事实。

有人忙着查究原因,试图揪出元凶,分析造成火灾的危险因素、木质结构的救火困难程度、消防软质水管的高度...这使得消防技术规范强条一一呈现在大众视野,以此给建筑行业、文物保护,敲响警钟。有人忙着宣泄圆明园的气愤之情,说什么“天道好轮回,苍天饶过谁,”甚至希望火势来得更猛烈些。家国仇恨、江湖恩怨当真会世代相传吗?又为何圣母院的尖顶被烧断,滚滚浓烟遮天蔽日的画面,映入眼眸时,让那么多人落泪了?

克柳切夫斯基说过,“如果丧失对历史的记忆,我们的心灵就会在黑暗中迷失”。但铭记历史不是为了报仇,也不是为了落井下石,是为了珍爱,珍爱现在和平的生活,是为了认识,认识侵略行径而有所警觉,是为了自省自强,清醒地迈向未来。“大惑者,终身不解;大愚者,终身不灵。”大是大非面前,纵使一个国家、一个民族有过再大的错误,狐兔之悲,都不应该豆萁相煎。

不过,也有人忽然想起乾隆皇冠、雍正紫金梅瓶、七子狩猎图的无辜,盘点世界古文明的损失;有人视此为最佳的投资机会,以公司名义捐赠重修。尽管可以恢复到以前的模样,甚至更好,尽管可以让后世再睹巴黎圣母院昔日的风光,但是文化积淀可以重修吗?修好之后还是以前的巴黎圣母院吗?艺术虽然可以恢复人的感觉,但重修的复古艺术形态与当下的文化建筑有什么区别呢?

破镜重圆不是,失而复得也不是。如果支离破碎的历史可以毫无痕迹的重新仿制成完好无缺的文明,那么一个时代的荒诞便会重新唱响消亡的旋律。自欺欺人是一种顽固不化的罪恶,掩人耳目也是。我企图把照片和依据保留下来,在有生之年,替善忘者记下刻骨铭心的痛苦。只是这些余痛面前,一想起曾经的未了的心愿便会感到重塑文化的可耻。

我曾遥想过塞纳河畔的风,扑面而来,清新怡人,稍稍带点淡淡的腥味,足以让人沉浸在浪漫、优雅、惬意的情境里;那儿的女郎,回眸一笑,捕捉到精致、细腻、妙曼的镜头,那儿的美景...如今这一切万劫不复了。

“少年听雨歌楼上。壮年听雨客舟中。而今听雨僧庐下。”世事应该如此,时光去了,不必再盼它回来。伤痛、悲哀、不幸统统容易被岁月风化的时代里,我们需要一次文化覆没的遭遇。一旦修复,那些叫嚣着善恶因果的人,决不会比面对一片灰烬,更容易幡然醒悟。还会发出笑声吗?还会仰天长啸吗?反而是一堆废墟,能让人怀想起往昔那心灵高尚的敲钟人、热情天真的吉ト赛女郎、道貌岸然的副主教。

左岸记:历史必需被铭刻,过往的错误永远无法被粉饰,值不值得重建,要看价值几何,如果所有的破坏都要保留,那么地球只会是一片废墟。

左岸

爱读书,爱生活!

发表评论



友情链接: 58rng.space    64df.online